合肥建筑行业新闻中心

Construction industry news center
首页 >> 建筑科技

中国设计界系列公益活动之春暖震区行

来源: 2018年11月23日

中国设计界系列公益活动之“春暖震区行”

活动背景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四川汶川发生8.0级大地震,由中国建筑与室内设计师、总统家、峰域组、清华大学、壹方设计共同发起了 震区新家园义务设计团,同时在绵竹市教育局的授权下中国建筑与室内设计师发起了 爱心助学联盟,义务服务于灾区重建工作。一年过去,义务设计团在当地灾区重建中的设计工作顺利吗,那些爱心助学联盟活动中被资助孩子们健康快乐吗

在5.12大地震一周年即将到来之际,由中国建筑与室内设计师联手《缤纷》、《家居主张》、《现代家居》、《家装家居》、《数码家居》、《建筑技艺》、CASA设计频道、建筑英才、新浪乐居、总统家、公益事业促进会等业内知名媒体共同发起了春暖震区行设计师公益考察活动,与参与考察的设计师们共同见证了灾后触目惊心的受损现场。一路上,设计师的眼泪、焦虑、失眠,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

中国设计界系列公益活动之春暖震区行

,但灾区人民在灾难面前的乐观、那些设计师们为家园重建贡献的热情和力量是那必胜的希望!

家就是身心两安

我一直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词汇来描述,关于余静赣。在灾区潮湿和暗仄的教室,他的声音温柔并且坚定,他讲一年以来义务设计团做了什么,讲灾区昨天及未来,有时留白,目光就会飘向远方。

余工:清华大学建筑学硕士、哲学博士,星艺装饰集团创始人、广州艺邦投资股份有限集团公司董事长,上海余工装饰总设计师;中国装饰协会设计委员会委员、北京大学企业文化研究员、国内首家民营装饰公司创造者,复旦大学、四川师范大学、重庆建筑大学等十几所大学客座教授。以清华校训为人生信条:自强不息,厚德载物。

1991年,余静赣创建广州三星建筑设计艺术中心,即广东星艺装饰有限公司,经过10年的艰苦奋斗,其公司在全国65个大中城市拥有分公司370家,员工4万人,年产值近20亿。2003年他投资近2亿在家乡武宁创办了丰良国际艺术学院,使2000多名贫苦农民子女学会了装饰技艺,将3万多老乡吸收进入他的企业之中就业,中央电视台联播报道了其事迹,并被江西省和九江评为江西省十大创业先锋和感动九江十大人物之一。

每次有设计师来到这里,能够给孩子们讲课,哪怕只是到灾区走一走,余工都会很高兴。他说,比起重建起来的房子,灾民们其实更需要的是发自内心的爱和关怀。那些灾民只要看到你们来了,他就开心,就跟那个小孩在哭一样,他知道还有人在关注他在听他哭,他就会心里好过一些。我们在这个基础之上建立的家园,一定是精神的家园,而精神家园最高境界是万物都太平:有弱柳扶风,燕子回巢,鱼游潜水,鸡飞狗跳,那才是自己的家。

陶宅的援建工程源于一次义务设计团的镇区实地调研途中。当时路过遵道镇桐麻村时,偶遇陶大生老人的破败院落,在与陶老的攀谈中,陶老的家境遭遇和悲惨命运让在场的每一个人感叹和怜悯,余工当即倡议为这个憨厚朴实却惨遭不幸的人重建家园,帮他重新建立生活得信心。

设计师通过实地调研,并充分考虑陶大爷的生活习惯与便利,对原有院落进行新的合理化布局,坍塌房屋进行重建,保留主体建筑进行加固,并在后期进行软装美化。大量的花木使原本孤寂的小院充满生机,雕花床、矮几、米缸、衣柜甚至墙体都是最本土的材料,设计师们甚至为老人抓了一头小猪和几只鸡,老人仿佛回到了那个妻女共天伦的家。

创业便是修身,设计便是立德

受绵竹及什邡市委市政府的委托,义务设计团在遵道镇、土门镇、九龙镇、拱星镇、富新镇、板桥镇、东北镇、洛水镇、师古镇等十三个受灾严重的乡镇,成立了13个乡镇工作室开展义务设计与咨询服务。一年来,各乡镇工作室已完成的设计规划近200案。开始鼓励创业是最近的事情,对于一些震后富有人家要求重建的别墅或者酒店餐饮,他是建议适当地收取一定的费用的。我们鼓励自己造血,这样庞大的身体要自行运转才能健康。野战营中只有成绩最好、最努力踏实的学生才被余工派去各个工作室指导乡亲们的工作,在野战营全体做技术顾问的支持下,他们的能力水平都是非常高的。

比较笨的刘超

我今年大学毕业了,要找工作,如果灾区需要,我会随时来到这里。刘超是建筑与设计师的小会员,这个瘦而文静的男孩子已经在野战营里坚持了四期,现在,他是条件最艰苦的汶川工作室中骁勇的干将之一。除了学习,他几乎掌握了民房铺建与简单工建的一切原理与技术,这是他这个年龄的孩子不能想像的超级复杂的任务。他现在每天要做的,除了为村民设计房子并亲自动手参与施工,还要管二三十个学龄前儿童的学前教育工作。山寨距离学校要四十分钟的路程,路途遥远以外还要受随时可能再次崩塌的山体的威胁,有的孩子七八岁了仍然不上学,满街跑。然后就仿佛父亲提起自己顽皮的儿子一样笑着说:孩子们很调皮!。

弃师从义的刘飞

来到这里之前他是一所中专的老师,现在他已经是义务设计团中被批准创业的一份子。现在的学生很难管,八点半上课,十点钟人来了不到一半,我心里急就辞职了来灾区,这里能够更快地帮助别人。在他眼里,灾区仿佛三十年前的深圳,成了设计者们创业的天堂。以都江堰为例,光国家的援建投资就两千个亿,加上其他工程投资及义务捐助,灾区差不多重建资源七八千个亿。而农民建房一户平均下来才两万块钱,都江堰大概也就是五万户,了不起就只是一千亿左右,修公路,可能有一两千个亿。那还有三四千个亿是干什么?我认清政府会投入到城市规划及重建当中去。

再看一眼吧,危房羌寨

用过瘾来形容羌寨的建筑一点也不为过,几乎每一笔都很灿烂,那里盛产的就是阳光、木材和石头,空间全部由自然的材料搭建,简直就是上帝造物

布瓦黄土碉群位于汶川县威州镇克枯乡布瓦山上,是川西高原藏羌传统军事防御碉的主要形式,被誉为中国最后的黄泥土碉群。这种用粘土夯筑而成的黄泥土碉,主要分布阿坝州的汶川县、甘孜州的乡城、新龙等县和凉山州的木里县,今天,这些黄土碉群在经历了大自然千百年的侵袭与人类的炮火后仍然挺立。

汶川大地震让这些历经千百年风霜的藏羌建筑变得让人揪心起来,一旦被划上危房的名单,那些羌藏民居,几百年的建筑物便会夷为平地。夹在历史的传承保护与亟待改造的危房中间,让人看了直呼过瘾的藏羌建筑最终的命运究竟会怎样,我们不得而知,只能让我们放慢脚步再多看它一眼吧

孩子,成长!希望,继续!

在5.12大地震结束后,学校的教育工作陆续恢复正常,很多学生虽然可以重新走入知识的殿堂,但很多人家庭受灾严重,有的亲人遇难或受重伤,有的家里房屋倒塌财产损失惨重为了帮助这些孩子创造良好的成长条件,中国建筑与室内设计师在绵竹市教育局的支持和授权下,面向全设计界展开了 爱心助学联盟活动,帮助孩子们寻求社会援助。

2000到5000,保障每个灾区孩子顺利完成一年学业的费用,很多学生甚至还需要1年、2年、3年长期的援助,这确实也不是个小数。面对这个可以改变一个人一生的大数,不管是设计师、业主、媒体还是建材家居企业,不管身在何方,不管说哪种语言,他们都纷纷伸出了慷慨的援助之手,现已有40余位各界热心人士为近70个孩子提供了助学资助。看着考察团一行人与被资助孩子的合影,在新建的学校门前鲜艳红领巾映着孩子们的笑脸, 我们知道,地震也许可以震垮一切但震不垮我们的希望,我们的未来将在这些孩子们身上继续!

注:当你看及此文时,仍有几十名绵竹市教育局统计的困难中小学生等待助学资助,如果你愿意,请加入我们的爱心助学联盟

结束

锦里与宽窄巷子的熙攘与繁华几乎磨灭了灾难的痕迹,几个小时以后,我们这一班人将飞往世界的各个角落,接下来是感谢合作再约汶川爱做好事的邵红升正考虑带走一位野战营的小设计师做他的助手收获是那高耸的布瓦黄土碉群在昭示,我从伟大的四川身上展读出一个民族的不屈不挠、与山共舞的个性。在此,借设计师方路沙临别之词馈友: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以殇读者。

随机文章